This box will be fixed on your screen using Firefox, Opera9 or IE7.

我和姜文掐架

今天和一帮朋友侃,其中有姜文,我说陆川可可西里拍的好吧,他非说寻枪拍的好,我说寻枪他妈就是你拍的,人家别人拍电影你以后少指手划脚,他就过来要打我,小刚就上来拦,我说别拦他,让他过来,不抽他就不知道爷也是一青皮,姜文看我横也没真打,嚷了句“小子哎,等着瞧”就走了。操,我还就不惯他那脾气。

后来静蕾进来了,劝了我半天,说她拍一封来信的时候,姜文也是指手划脚,闹的很不愉快,他就是那脾气你别往心里去。我说静蕾我今天要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非剁了他不可。她说不说了咱们喝酒。正喝着樟柯给我打了个电话,说姜文跟你动手了?要不要兄弟们过去?我说没事,我没吃亏。樟柯说成了球了,敢欺负咱山西家,这个事还不算完,我怕事情闹大影响影视界团结,说算了算了,姜文也服软了,算了吧,樟柯说有事给我打电话,别在外面吃了亏不吭不哈的,我说知道了。

我放下电话觉得事情不对,这事要是传出去以后还怎么在圈子里混?人混的就是一口气,圈子里最在乎面子,这个事还不算完。思考再三我还是给凯歌打了个电话,凯歌在圈子里也是一青皮,就连姜文也惧他三分。我把事情经过跟他说了一下,凯歌说我知道了,我说这件事怎么弄你给我表个态啊,凯歌说你想怎么弄?我说我逼也卖了,兴也败了,我豁出去了我,就我这百十来斤,我跟他兑了。凯歌说你先别急,我跟姜文说说就放了电话。

放下电话我越想越怕,以前没怎么和姜文打过交道,第一次见面就闹成这,这一次要不把他威风杀下去,以后他还不骑在你头上屙屎屙尿?我给樟柯打了个电话,说圈子里你和谁关系不歪?他说跟侯孝贤最铁,陆川原来是对面宿舍的,以前打过一架,关系也还行,我说都叫上,拿上家伙,今晚上恐怕要出事。他说你稳住,越到这时候越不能慌,我说你放心吧,我他妈长这么大还没有怕过谁。放下电话我爬到床下翻出一支火枪放在门后,又在沙发下掖了两把砍刀。

一会儿凯歌打过电话来说这件事我摆不平,你自己看着办吧。我说他想怎样?凯歌说他要你在影视圈消失,或者明年金鸡颁奖时,你当着众人的面给他磕个头,叫声爷。我说劝不住?凯歌说劝不住。我说行了凯歌,这个事你打了电话了,我领情了,剩下的事你就不用管了。

刚放下电话门就被撞开了,姜文手里提着个双管猎枪站在门口喊,你丫不是牛吗?来,对着猎枪说。后面站着何平和冯小刚,脸上的表情不阴不阳。我才后悔把枪放在门背后。我说姜文有种你把枪放下咱俩单挑,姜文朝我肩膀“嗵”的就是一枪,说少他妈废话,牛逼不是吗?跟我牛逼?操!后面何平说,姜老师有话好说,有话好好说。小刚也去按姜文的枪,说有话好说,别把人打坏了。我说何平小刚这里没你俩的事,你们出去。何平说姜老师的事就是我的事。

我心想完了,姜文有枪,何平向着他,冯小刚骑墙,我今天死定了。正想着樟柯他们赶到了,孝贤,陆川,葛优,静蕾,逸飞,还有赵涛宏伟和一帮圈里的腕们全涌进来。我心里有了底,姜文还拿枪指着我,我把脑袋戳给他,我说姜文今儿你要不敢把我开了你是我孙子,我要是眨一下眼,求一下饶我是你孙子。说话间樟柯宏伟已经把枪顶上了,樟柯喊了一声“我看谁他妈敢动”。屋子里人多,大家只听到一声喊,看不到人,樟柯就拉过一把椅子踩在上面,说“今天我兄弟有事,我不能不管,不相干的人都出去,伤着了概不负责。”

何平说有话好说,闹成这样也不是姜老师的本意。赵涛上去就是一口吐沫,说少给饿恶心,你看你多大的人列,还叫他老师了?何平擦着脸说,你想干什么?你要干什么?赵涛说,饿要干甚了?你说饿要干甚了?就姜文那胆子还要闹饿兄弟了?来,咱试试。我说涛姐我和姜文的事你们不用管,该死的球朝上,不死又一年。赵涛说,不行,有饿在看谁敢动你一根汗毛。

尤勇从人群里挤出来说,哎你个碎女子,看饿不撕列你的嘴,葛优反手给了他一巴掌,说你算老几啊,这儿有你说话的份吗?我说了多少次了,咱们圈子里一定要团结,要团结,樟柯说你少扯淡,他姜文跟我兄弟过不去就不行。何平说是他先要和姜老师过不去,顾长卫在人群里说,平心而论,寻枪我看过,有姜文的痕迹。田壮壮说,姜文你这样不对。陈逸飞说,理发师是你拍还是我拍?姜文咱们俩的事还没完,没完。静蕾说姜文喜欢指手划脚圈子里谁不知道啊,赵本山在人群里喊了一嗓子,这地球人都知道,人群里一阵轰笑,气氛开始松弛。

正笑着人群里传出一声低沉的声音,来,老几位让个道让我进去。人群里一群骚动,冯小刚反应快,扒拉着人说,让一让,让一让,让老谋子进来。张艺谋脸上带着笑,怎么回事?冯小刚说,哥几个闹别扭,动刀动枪的。张艺谋说没事吧,抬眼看见我流血了,二话不说次拉从身上拉下一条布给我包扎,我说不碍事的,他说血怎么能这么流?拍拍我肩膀,说,年轻人不要冲动,凡事想想后果。回过身看着还举着枪的姜文没说话,拿眼盯着他,姜文躲着张的目光,枪渐渐放下来,张艺谋说你开枪啊,开枪啊,伟平你打110,他现在开枪五分钟以后我就让他进监狱。姜文啊姜文,你怎么没脑子?你进去了你那法国媳妇谁来养?刘晓庆谁来养?赵薇谁来养?啊?这些你都想过没有?

张艺谋缓缓的走了一圈,说,细算起来人的一生有多长?抛掉吃喝拉洒睡还有多长时间?就算一年你能拍一部电影,一生又能拍几部?你们还有时间打架?我来拉一次架要花去多少时间你们算过吗?蒋雯还等着我,仓健还等着我,云南的剧组还等着我,伟平的钱在等着我啊。我说过多少次了,一个人能找一个他喜欢干的事做职业不容易,我们很幸运我们可以拍电影,大家要珍惜啊。现在东南亚遭遇海啸,我们又面临西方大片的侵略,在这个时候我们更要携起手来,共同为百姓拍出好看的电影,共同振兴中国的电影产业。同志们啊,在这么艰难的时候,我们电影界最需要什么?陈道明在人群里情不自禁的喊了出来,寡人悟到了,是和平。张艺谋微笑地看着大家,是啊,是和平。

这时人群里人们一起低沉的喊着“大风”“大风”。

我和姜文把手缓缓的伸给对方,紧紧的握在一起,眼里满含着泪水。

来源:天涯社区『华语电影』
作者ID:焦守银

Nobody here?